內容詳情

故鄉的老屋

時間:2020-08-08 07:19:06  作者:吳絢爛  來源  查看:0
在我還沒出生的時候,爺爺造了一座兩層樓的房子,房子是石板做的。為了迎接爸爸的新娘也就是我媽媽的到來,爺爺把木窗框漆成了紅色,爸爸在屋子前種了兩棵梨樹。

我姐姐出生的那一天,爸爸種下了一棵水杉樹。等到我出生的時候,爸爸又種下一顆水杉樹。
兩顆水杉樹并排種在兩棵梨樹后面,使勁兒向上長,過了好幾年,水杉樹超過了梨樹的高度。
梨樹結了一樹的梨,在刮臺風的日子里,我們倒要雀躍了,不等大人摘來,我們就在地上撿被風吹落的梨削起來吃了,那清甜的味道一直滲入記憶深處。
水杉樹下,四周長滿了蒲公英,到了開花季節,地上鋪滿小黃花。夏天,我們倚在二樓窗邊,感受水杉帶來的綠意和清涼,看著小鳥在枝頭吵架又和好;冬天,小羽毛一樣的褐色樹葉掉光了,太陽曬進屋子,暖暖的。
石板屋前的四棵樹就像一張全家福,

屋子后邊,是爸爸的自留地,種了好多時令蔬菜,再后邊,就是一條窄窄的淺淺的小河,河邊是密不透風的竹林。我們在竹林里玩捉迷藏,雖然很快就被發現,但仍然樂此不疲。
這條小河是我們的好去處。如果有黃瓜順水漂來,我們便為這意外的收獲歡呼,洗一洗就咔哧咔哧地吃起來。如果有水草漂來,我們把它撈起來頂在頭上,裝鬼嚇人。陰雨來臨前,小魚兒浮出水面吐泡泡,我們看得出神,直到雨點打濕了臉龐。每到夏天,我們就天天泡在水里,很久很久才上岸,到了晚上,在一片“咕呱咕呱”的蛙聲里入眠。

奶奶在屋子里織著永遠織不完的草帽,爺爺坐在藤椅上打著瞌睡,爸爸媽媽出去勞作,到了晚飯時間總會回來。
我們在這座屋子嬉戲、長大,屋里屋外都留下了我們的笑聲。

很多年過去了,我們離家出去到城市工作,并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那座房子舊了,紅漆早已脫落,我們就叫它老屋。梨樹死了,水杉越來越高大,都要高過老屋了。老屋的墻角爬滿了綠綠的藤蔓,廢棄的石臼長滿青苔,綴了一些比米粒還小的白花。竹林依舊繁茂,可河水已經干涸。

爺爺奶奶去世了。爸爸媽媽也老了,比老屋還要老。

我們有時帶著孩子來看老屋和比老屋還要老的爸爸媽媽,孩子們總是很興奮。竹林是他們的樂園。屋里屋外都留下了他們的笑聲。

不久,村子里傳來了消息,說要把小河填平,樹木移走,房子拆掉,這里要變成工業園。
“外公外婆怎么辦?”我的孩子擔憂地問。
“村子里早就想到了,讓他們住高樓唄,有電梯的,老人家進出可方便了!”我學著村支書吳大叔的口氣說。
“可是……以后回外婆家,就跟自己家沒什么兩樣,也是電梯房。”孩子不情愿地嘟噥道。

為了看老屋最后一眼,我們回了一趟老家。我們在有兩棵高大水杉樹的老屋前拍了一張大全家福照。孩子們還給老屋畫了好多幅畫。

后來,我的爸爸媽媽住進了靠近鎮上的電梯房,腿腳不靈便的他們省卻了上下樓的麻煩。可是他們說不知為什么夜里老是夢見老屋,老屋前面種著兩棵梨樹、兩棵水杉,后面有小河、竹林,還夢見小時候的我們在那里玩耍。

再后來,那個用水泥鋼筋建造起來的工業園建起來了,集裝箱卡車開進來了,村子里的人變得富裕了。我們也回去過一次,在面目全非的新建筑群里辨認了一下老屋的位置,但樹和竹林不知去向。

現在,我們再也不想回到那兒,如果想念老屋了,就看看那些照片和孩子們畫的畫。
我們知道,有一種東西已經失去,但另有一種東西在生長。

12歲以前我總是跟著爸爸媽媽搬家,就特別羨慕那些一直在一個地方生活的人,他們有著鮮活的童年記憶,而我的記憶總是支離破碎,是五、六處不同的地方的拼接。我就杜撰了這樣一個充滿童年記憶的老屋,是因為缺乏。
老屋確實存在,是我爸爸造的,爺爺奶奶在那里生活,它周圍的景物也是有的。
我們只是以客人一樣的身份回去的,可能很長時間去一次,最多去個半天就回來了。
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眼前的圓
猜您感興趣
相關作文
最熱作文
關于本站 - 網站地圖 - 版權聲明 - 聯系站長
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,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發布,請聯系QQ769913200
豫ICP備11004157號 公安備案號41032602000104
扑克圈官网 - 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