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容詳情

福禍相生

時間:2020-02-15 09:08:31  作者:  來源  查看:0
福禍相生
文:朱璽元

一堂課上,教室里。三尺臺上,老師捏著粉筆,仿佛散著微光;講臺之下,學生躁動起來,的確有些絕望。

只見原本舒展的眉宇漸漸緊鎖,澄澈的眼眸轉為迷離,挺拔的脊梁也“轟然倒下”。出于本能地、相繼地用指尖提升衣領或是干脆利落地動用“人造面具”,可將其神態翻譯為“也是醉了”、“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”。我卻如同處在另一個天地,云淡風輕,穩坐釣魚臺,快活自在,對旁人很是不解。無意間聽到HCHO的字眼,蒙在頭上的霧水才消散。原來,是有人在附近設置了一個以“刷油漆”為主題的施工現場。

我與眾人兩立分明,和“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狽,余獨不覺”精妙地構成了一個跨越時空的“雷同”。不過我的獨樹一幟固然不是境界高遠,心無旁騖的體現,而是涉及到背后的“一把辛酸淚”……我記起來了,我是一個資深的鼻炎患者,我的粘膜對外界的揮發物絲毫不感興趣……于是留我一人徒然無可奈何,暗自嘆嗟,并不清楚自己是該欣慰還是心累。

我們常常糾結于事物的利弊關系,事實上 ,世間并無絕對的利和絕對的弊,利與弊是如影隨形,休戚與共的;在某種意義上,二者之間的距離可能只是角度的不同、觀念的差異。春秋時思想家、哲學家李耳也有言曰:“禍兮福之所倚,福兮禍之所伏。”譬如,工業發展,既是人類文明的進步,也是帶給生態環境的危機;網絡開辟,既是提供便捷的利器,也是涵養爭端騙局的園地;戰爭爆發,既可能是慘絕人寰,也可能是覺悟而奮起的動力源。單單從此次事件來講,正當我在思索中總結出一點兒道理,似乎思想境界提高了一點兒的時候,一段課程根本無法振動我的鼓膜,所以在性質上也構成了不折不扣的“開小差”。即使如此,我也不能完全地確定該歸納為得不償失與否。

觀之,每個硬幣都有兩面。故,得意的時候,不一定就要笑得失態,而是保有灑脫,因為兇險常常出現在失去戒心之后;沉淪的時候,未必就要自慚形穢,而是做到豁達,因為身居低谷能領略天空的渺遠。要讓冷靜成為一種習慣,讓理性成為一種氣質,讓穩進成為一種常態,無論如何,將自己放進自己的體系里。

西下的斜陽,未必就是別離,或許是星月的長相廝守;分叉的河流,未必就是迷惘,或許是重逢的豁然開朗;坍塌的圍墻,未必就是荒蕪,或許是別樣的潛滋暗長;肆虐的風雨,未必就是絕望,或許是污穢的沉重滌蕩;寂寥的長夜,未必就是流逝,或許是磊落的來日方長。
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學不可以已
猜您感興趣
相關作文
最熱作文
關于本站 - 網站地圖 - 版權聲明 - 聯系站長
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,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發布,請聯系QQ769913200
豫ICP備11004157號 公安備案號41032602000104
扑克圈官网 - 首页